当前位置: 首页 >> 综艺

木纹儒道至圣第1226章又裂一胆

2020-09-17 来源:西安娱乐网

儒道至圣 第1226章 又裂一胆

一道道奇异的气息向四面八方传播,源头就是方运的圣道之音。

所有人都看到,原本蓝色的水中,竟然多出一些细微的金光,波光粼粼,犹如金色的鱼鳞。

随后,整座镇罪殿轻轻一震。

所有人都意识到发生了一些事,四处张望。

许多大学士却不管外界发生什么,一门心思研究那句“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方虚圣妙语定乾坤,说的好,做的也好。同为读书人,若有不满,可文比,可文斗,甚至可文战。但仗着自己家世大,就往他人门前泼粪,而且反复泼粪,让他吃下去就是最好的惩罚方式!只有这样,他们才能记住错误,才能改正!这才是遵循孔子圣道,这才是真正的以人治人!”

“说的是!以人治人的最佳手段,便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方虚圣还是太仁慈,换成我,他们既然喜欢泼粪,那就让他们在粪坑里住十年!”

“兵家总说我儒家过于软弱,但方虚圣此言一改文弱之注解,字字如刀,领会孔圣真意!老夫敢断定,此言必将流传千古,不负圣道之音!”

“怪不得方虚圣之前一直忍让,他是虚圣,又是堂堂翰林,一旦口出圣道之音,那蕴含的力量无比恐怖。莫遥就算是大学士,文胆也会受到影响!”

“你们看莫遥。”

所有人看到,莫遥的身体轻轻抖动着,身上的锁链哗哗作响,头部也跟着晃动,表情无比痛苦,身上的伤口崩裂开,淡淡的血丝在水中扩散。

“可惜了……”卫皇安一声轻叹。

“没有什么可惜的,区区新晋大学士,竟然敢与方虚圣争辉,自然就是这等下场。”

“打击谁不好。偏偏打击方虚圣。他若想安然度过。只有两条路。或者向方运俯首认错,但从此以后见到方虚圣将永远低一头,一旦生出悖逆之心,则文胆必裂。另一条路。便是注解其他孔圣之言,同样获得圣道之音。并且能够反驳方虚圣之注解。”

“以莫遥之能,连注解半圣之言都做不到,哪里能注解孔圣之言。更不用说圣道之音。”

“他还在死撑,还不认错。我看……莫遥凶多吉少啊。”

“这样也好,让血芒古地的读书人记住教训!莫遥必然是发现方虚圣现在心神不宁,似乎陷入某种奇特的状态。想通过此事打击方虚圣,坏方虚圣文胆甚至圣道。却不曾想,方虚圣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让他自己文胆圣道受损。”

“方虚圣当真是宅心仁厚。几乎被逼到绝境,依旧不想碎掉莫遥文胆,结果莫遥不识时务,这才逼得方虚圣回击。”

众大学士正讨论着,熊屠突然大喊道:“为何祖帝之力减少了!”

众人仔细一看,果然如熊屠所说,从镇罪正殿散逸出来的祖帝之力只剩不足原来的一半,原本如墨汁般的丝丝力量少了许多。

众妖吸收的力量少了,意味着他们挣脱锁链的时间要变长!

“混账东西!一定是圣道之音导致,人与妖不两立,方运你这个畜生!”熊煞气得破口大骂。

“完了,万一我们死于刑罚怎么办?”熊崆气急败坏。

所有的熊妖王破口大骂,而四头古妖王面面相觑,其中三头古妖王一起望着古乌贼王。

古乌贼王脸上浮现惭愧之色,就见他的十条触手在锁链间轻轻飘动,随后,望向莫遥,骂道:“废物!”

血芒古地的读书人听不懂古妖语,但孟静业和曾越都是亚圣世家之人,虽然不会说古妖语,也能听懂一些词汇。

孟静业皱眉道:“莫遥,为何古乌贼王骂你废物,而且以恨铁不成钢的语气,莫非,他利用水族的优势,在暗中传音与你,让你挑起我人族争端?”

卫皇安恍然大悟,道:“怪不得!怪不得!莫遥此人向来谋定而后动,很少主动攻击他人,连对我都是绵里藏针。但方才对方运咄咄相逼,我一直就觉得奇怪,现在想通了!原来莫遥已经被收买!”

“一派胡言!”连平潮最为愤怒。

“莫遥毕竟是大学士,方运本就没有起杀心,这圣道之音不至于让他如此痛苦。看来,正是因为他对方虚圣有加害之心,圣道之音才特意针对他!在圣道之音看来,他与那些祖帝之力一样,都对方虚圣构成威胁今天比较荣幸!”

“人可以失言,但圣道之音绝不犯错!”

“原来如此。可惜啊,莫遥兄他……凶多吉少啊。”云照尘哪怕与莫遥割袍断义,也没有幸灾乐祸,只是有一些惋惜。

“本以为会是本大学士战胜他,没想到他蠢到去打击虚圣!莫遥啊莫遥,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当人族众圣都是瞎子吗?当人族读书人都是傻子吗?若方运没有实力封虚圣,哪轮得到你来,圣元大陆的读书人早就一人一句把他骂得文胆碎裂!他能活到现在,就已经可以说明,虚圣之位,名副其实!”

卫皇安虽然也惋惜,但语气中带着一丝失望,好像觉得与这种人争血芒古地第一是耻辱。

等卫皇安说完,莫遥的友人无一反驳,无论是汤剑秋还是连平潮,都有苦说不出,卫皇安说的太有道理,如果方运是好相与的,也不会被人逼到血芒古地,直接在圣元大陆解决岂不是更简单?

可是,现在三人都与云照尘割袍断义,也等于与方运绝交,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称赞方运,更不可能低头,一旦低头,内心必然会悔恨,极可能导致怀疑自我,这是圣道之路最危险的事情。

像“兵不厌诈”“朝秦暮楚”之术可以欺骗别人,但却无法欺骗自己,一旦怀疑自我,圣道根基会逐渐崩溃。

“噗……”

莫遥身体猛地一颤,然后喷出一大口鲜血,如同一团红雾在海水中翻腾,渐渐变淡。

咔……

一声细微的碎裂之声传遍罪厅。

罪厅中的海水激烈震荡。

“方运!老夫与你不共戴天!”莫遥大吼一声,双目如血,昏迷过去。

卫皇安却点点头,道:“不错,声音细微,脆而不重,文胆只是出现裂痕,并未裂开口子,有机会还可以修复,不算有辱血芒古地前第一大学士之名,就算死了我也会给他写讣告祭文。”

众多大学士白了一眼卫皇安。

.(未完待续。)


襄樊治疗白癜风多少钱
延安看白癜风专科医院
大庆白癜风在哪里治疗
友情链接
西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