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视

雅拉冒险笔记 第三十一章 巴托的回忆

2020-01-22 来源:西安娱乐网

雅拉冒险笔记 第三十一章 巴托的回忆

“只是一转眼,大部分卫队的战友都死了。”巴托无力的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用沉闷的声音说道:“简直就像噩梦一样,等我们反应过来以后,在重伤的队长组织下集中起来,开始向外突围。但是,那些盗贼并不打算放过我们,一直缀在我们背后,不时突袭我们的队尾,给剩下造成了很大伤亡,到了最后,我们剩下的人已经不到十个了。”

“阴影之手这次动作很大啊。”潘尼斯背倚着一辆马车,低声问道:“我很想知道,阴影之手他们这次行动,一共出动了几名队长级的首领,能有这么大规模?”

“队长级?”巴托显然并不了解阴影之手内部的地位差异:“怎么区分?”

“你就说他们出动了几个传奇阶盗贼吧。”潘尼斯说道:“他们传奇阶的基本都是队长。”

“塞拉大人最后曾经跟我们说过,敌人有两个传奇阶刺客。”巴托答道:“这几天我回忆了一下,确实是两个,一个重伤了塞拉大人和队长,另一个刺杀了那位人类传奇阶法师的。”

“性别呢?”凯瑟琳追问道:“是男是女?”

“两个男人。”巴托答道:“那两个人我看的很清楚,绝对是男性。”

“两个男人的话……”凯瑟琳想了想才说道:“看来是优雅和多疑带队了。”

“也不一定。”潘尼斯摇头道:“听说阴影之手已经有个新队长出现了,但是还没有从前辈们手里抢到势力范围,这次说不定是新队长带着直属手下和优雅合作,目的是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呢。”

“算了,别说这些无关的事。”凯瑟琳摇头道:“巴托先生,请你继续吧。”

“在一个峡谷前,队长让我带着六个兄弟一起,保护着塞拉大人用最快速度逃回库兰,而他自己则带着剩下的兄弟在后面拦住了敌人。”巴托继续回忆道:“我最后在离开峡谷的时候回头看了一下,队长拼命重创了其中一个传奇阶刺客。结果那个人带着一小半人直接脱离了战场,而队长自己濒死前用晶石爆弹炸塌了山谷,阻断了敌人追击的道路,之后他们发生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队长应该已经在爆炸中丧生了。”

“我们保护着塞拉大人,穿过闪光森林内部边缘一路逃亡,结果就在两天前,刚刚进入兽人草原后没多久,就遭到了敌人的攻击。敌人只有一人。就是之前出现过的另一个传奇阶刺客,其他人应该是被我们甩开了,没来得及追上来,但是就这一个敌人也很强大,和我们正面对决。战斗中,剩下的四个兄弟都死了,塞拉大人也再度受伤,伤势不仅加重,而且中了剧毒。不过那个敌人也被大人的反击伤到了,只能暂时退走。”

“这时塞拉大人她已经支撑不住了。重伤加上剧毒让她随时可能死去,无奈之下,大人只能把一切交托给我处理,自己用石化之术把自己封存起来等待治疗。我把塞拉大人藏了起来,然后带着布伦和朗恩一起连续逃了两天,昨天傍晚的时候,拉车的马实在支持不住了,只能随便找个遇到的部落休息。之后的事你们都知道了,我们刚到不久就遇到了断尾犬群,。”

“你们逃亡的时候居然还赶着马车?”凯瑟琳疑惑的问道:“这算什么逃亡?哦哦。你是打算用货物还迷惑敌人的视线,让优雅不知道塞拉议员到底被藏在哪里了对吧。这倒是个好办法,他们刺杀的最终目标应该是塞拉议员,你们是仅有的三个知道塞拉议员下落的人。敌人就算追上了你们,为了找到塞拉议员的下落,也不敢轻易杀死你们,这能让你们安全的多。不过,虽然无意冒犯,但这种处理方式可不像是你能想出来的啊。”

“你说得对。”巴托沉默了一下。点头道:“这是塞拉大人在石化之前确定好的方式,我完全按照大人的吩咐处理的。而且并不是有三个人知道塞拉大人下落,知道的人只有我一个,布伦和朗恩都不知道。很庆幸他们两人不知道,我想就在敌人第二次退走,塞拉大人隐藏起来后不久,就已经杀了朗恩然后自己伪装成他的样子混进队伍了,如果要是我告诉了他们大人的下落,恐怕现在已经全死了。按照大人的吩咐,我骗他们说大人的伤并不那么重,所以自己从另一条路先一步逃回崇山城,而希望我们作为诱饵拖在后面迷惑敌人。看来敌人并没有被我的话骗到,不过他也没能成功找到塞拉大人的石化身体。”

“这个办法总的来说挺有效的。”凯瑟琳点头道:“我估计优雅那边也拿不准,一直等着其他方向他手下人的消息,所以一直没有真的杀掉你们,你们算是逃过一次。”

“大概优雅也不会想到吧。”潘尼斯直勾勾的盯着马车说道:“谁也想不到,你们藏起了塞拉议员之后,并没有隐藏在你们帐篷里的那堆货物之中,以确保自己能时刻守护着,而是藏到这辆随随便便放在外面任由风吹日晒也没人理会的马车上。”

“不过,我很奇怪。”凯瑟琳疑惑的问道:“你跟我们解释这些都没问题,但是没必要把我们带到这里告诉我们塞拉议员的位置吧,就算我们不是敌人,万一要是不小心透露出去,说不定就会引来大麻烦,你就一点都不担心吗?”

“我有一个请求。”巴托低着头犹豫了一会,才开口道:“我希望这位牧师小姐能帮塞拉大人进行治疗,以大地母神的牧师的神术,是可以把大人及时治好的。”

“砰。”丽娜一伸手,揪着巴托脖子处铠甲的缝隙,把他揪到自己的面前,几乎脸贴着脸,用如同粗野的男人一样的声音,恶狠狠的说道:“你看好了,我可是女神的罪民,你居然还敢向我求助,去治疗你家的议员大人,你是不是脑子被打坏了?”

巴托被吓了一跳,但是没有辩解,用力挣开丽娜揪着自己铠甲的手,一脸严肃的单膝跪地,低着头说道:“刚才在你们的帐篷门口,牧师小姐,你攻击的时候我看到你身上加持的大地神术了。大地的罪民是无法使用神术的,所以你一定不是大地的罪民,我为我之前的冲动和鲁莽道歉,希望你们能秉持着慈爱之神的教义,对危难之中的求助者伸出援手。如果你无法原谅我之前的冒犯,我愿意接受任何惩罚,只求你能及时救治塞拉大人。”

“嘁。”丽娜扭开头不去看他,嘴里不满的咂舌,凶恶的说道:“趁着我心软的时候,赶快滚去把你家议员大人搬出来,别等我改变主意,快去。”

不管满脸喜色对着马车跑去的巴托,丽娜的目光转向潘尼斯,不满的说道:“为什么总是盯着我看,又不是没见过。”

“我只是比较奇怪。”潘尼斯懒懒的笑着说道:“你这位叫卡特琳娜的朋友到底是什么人,性格和行为有时候粗暴,但是有时候又变得优雅温和,什么样的环境才能产生这样的人啊?”

“她……在一个类似于无罪之城那种环境里成长起来的。”丽娜低声说道:“最开始一直混迹在最底层的人群里,慢慢向上爬,最后一路爬到了城主的位置上,成为一个王国里大贵族之一。”

“难怪。”潘尼斯恍然大悟:“也只有这样的人生,才能培养出这种古怪的个性了吧。”

丽娜沉默了一会,诡异的说道:“卡特琳娜说了,让你少研究她。她说她可推测出了你隐藏着的一个秘密,如果你不想现在就暴露的话,就好好听她的话。”

“呃……”潘尼斯尴尬的擦擦头上的冷汗,干笑着说道:“哈哈,哈哈,就当我什么都没问好了,不,就当我不存在好了,恩,就这样。”

巴托飞快的跑到马车边,并没有爬上车,而是直接钻进了车底。也不知道他在车底做了些什么,一分钟之后,车底响起了咚的一声,一个大箱子从车底脱落,被巴托在下面托住,小心翼翼的放到地上。

“这两辆马车其实不一样,那个是普通马车,而这个是我们矮人族和地精们联手制造出来的最新型马车,专门用于运输贵重物品的。”巴托从车底爬了出来,解释道:“看上去和普通马车一模一样,其实造价很高,车体表面上看是普通木质,但是木芯内部却用金属板替换了,还配有可以装卸的车厢,防火防盗,下面有个专门用于储存贵重货物的暗格。由于是试做,制作者拜托塞拉大人这次长途出行用来进行测试,没想到刚好就用到了。”

“刚好吗?”潘尼斯和凯瑟琳相视一笑,谁也没有说破,看来这位塞拉议员,对于此行的危险程度早就有了充分的预料。

落下来的箱子很沉重,巴托吃力的推着箱子从车底爬了出来,箱子很大,足够一个成年人类平躺在里面,更别说矮人了。巴托小心的打开箱子,低声说道:“这就是塞拉大人。”(未完待续。)

ps:感谢书友迦云叶和暗翼_delques各自两张月票支持。

感谢书友推土机有内涵100起点币打赏。

多谢你们。

宝宝咳嗽舌红苔薄黄怎么治
亳州治疗牛皮癣方法
月经量异常怎么回事
友情链接
西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