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天下布武录 第三百三十八章 化天古术

2020-03-10 来源:西安娱乐网

天下布武录 第三百三十八章 化天古术

古道崖肩上的两个脑袋很小,而且眼睛紧闭,毫无威势,就像摆设一般,不仔细看还以为是两个肉瘤子。乍看感觉可怕,再看就不怎么当一回事了。

但狼头却是陡然张嘴长啸起来,如同尖刀要撕裂人的心肺,令不少士卒都不由捂起了耳朵。而鳄鱼头则是双目射出两道银光,直取姬碧月胸膛。

妖族有**强大,类似武者的,也有以法术攻杀,类似修真者的。

古道崖作为混血妖物,竟是两者兼通。

姬碧月被狼啸震得娇躯一沉,顷刻间喷出一口血来。

古道崖得意狞笑。

眼见那银色光芒就要将姬碧月洞穿,却见她借着一沉的势头,身躯后仰飘起,完全避了过去。

她玉足上的五色电光重新浮起。

古道崖微愕,却见那电光刷地一声,变得速度奇快,自古道崖脚底洞穿而上。

这看起来不过是光影效果的五色电光,原来竟也是一件法宝!

刷地一声,古道崖整个身体竟是被电光剖成两半,却是两爿身子都电得焦糊,未有一丝鲜血喷薄出来!

这时,姬碧月才悠悠道:“呀,早该备个羊血袋子藏嘴里的。奴家咬舌头咬得好痛哩。”

原来她竟是诈作受伤,令古道崖轻敌。

古道崖的那两颗脑袋有鬼,姬碧月早就看出来了。然而翅膀和三颗脑袋都在上半身,是主要修炼之处,脚底对于古道崖来说定是空门。

她一步步将拼斗引到这般地步,而后对古道崖一击毙命,心性实在阴沉坚韧。

一时间,联军阵中大哗。而五峰军所在的土堤上。欢声大起。

古荒恨恨咬牙,带着士卒上来收了忠仆的尸体。

姬碧月飘摇回到阵中,柔媚轻笑:“禀当家的,奴家回来了。”

“极好。”吴锋极为简洁地称赞道。

苏洗岩道:“此时便需再胜一阵,以振我军士气。必须派个必然能胜之人。”

他顿了顿:“不如我亲自出阵?”

吴锋摇头:“身为一军军师,混战中杀几个人还可以。出马与人单挑,未免让对面笑话。”

帛书上写明了让偏将对决,苏洗岩若出阵,是将自己贬低成偏将了。

南妖馆之主齐麟平静地道:“请当家的允我出手。”

吴锋颔首微笑。

齐麟之妹齐琪的实力,便已在不达峰主王冲霄和剑舞峰主寒风夜之上,在青霭滩之战中斩杀了神霆部酋长杜雷。而齐麟的实力,又远高于其妹,被认为近几年之内便能突破到征天境界。只怕吴锋和苏洗岩的实力,比起他尚逊一筹。

由齐麟出手。只要对面三缺道人这样的征天高手不出,便绝不会落败。而约定中已经写明,征天高手不得出战。

齐麟器宇轩昂,话音如钢:“必取回敌将人头。”

他衣衫飘飘,踏上空中,迈步而出,一步一丈,好似撕裂了虚空。

对面尚在商议由何人应敌。已有一名黑衣男子步出,笑道:“在下前来向齐兄讨教。以报当年之惠。”

战场上说要报恩,所谓的恩惠自然其实是仇怨。

这黑衣男子面容平平,但黑发中一对龙角很是醒目,穿着一件黑色龙袍。

黑龙王吕立泰是黑龙老祖吕倚井的孙子。

黑龙会一脉本生活在又被称作贝加尔湖的北海,后来因气候变化,迁移到阴山以南。

妖族之间的冲突远比人族和妖族要多。吕立泰的弟弟曾经南下进入吕梁山区游历。却与齐麟发生矛盾,口出恶言,被齐麟出手斩杀。

弱肉强食本是妖族千万年以来的规矩,遭到恶语挑衅,已是极为充足的杀戮理由。

黑龙会加入联军。因素之一便是和齐麟的恩怨。不过更重要的原因,还是所扶持的马贼团被草海五峰所杀灭。

“想要报仇,你该等到正式开战。”齐麟漠然道,气机深沉如渊。

他的意思很明白,吕立泰单打独斗,碰上他只是送死。如果等混战之时,以多打少,还能有点希望。

吕立泰仍然笑得很灿烂:“齐兄说笑了。”

他忽地轻吟一声,一对龙角上射出流光,直刺齐麟胸膛。

真龙在上古人妖大战时期就已不见踪迹,吕立泰这一族当然不会是真龙,却也不是蛟龙,而是拥有稀薄真龙血脉的黑鳄。

但蛟龙角尖而小,黑龙会的黑龙一族却拥有与真龙完全无异的角,因此他们虽然生下来便具备人形,却以秘法刻意保留龙角,以此为耀。

齐麟懒得再和吕立泰说话,衣衫鼓荡,浩荡如飓风的妖气滚滚而至。

吕立泰遽然感到周身发寒。

他本是水族,体内血液是冷的,身上发冷并不正常。

这自然是齐麟的威势所致。

但吕立泰敢于出战齐麟,自是对自己有自信。

他龙角上的光芒急速扩展,化为一道光墙凝聚在前方,如同崇山古岳,向着齐麟覆压而去。

齐麟身形未动。

眼见光墙要到他身前,将他吞噬,他方才伸手一推,妖气鼓荡。

刹那间光墙整个轰然破碎,化入虚无。

但齐麟的神色却是微变。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手掌被纵横割了数道口子,鲜血正汩汩而流。

“齐兄托大了。”吕立泰依然笑得很是平和,却是衣衫带风,向着齐麟猛扑而上。

他口中发出一阵连绵不断的龙吟,震得齐麟快速飞退,双掌齐推,两道龙形光芒如同双龙抢珠,夹攻齐麟,要封杀他的去路。

情势骤变,令草海五峰方的不少人都提心吊胆起来。

吴锋却是淡淡道:“齐兄不会有事的。”

他目芒投向齐琪,悠悠一笑:“小妮子,你说是不是?”

齐琪现在算是苏洗岩的女人,但吴锋在这对她言语暧昧,苏洗岩却完全无动于衷。

齐琪回应地妖魅一笑:“那是自然,哥哥怎么会输给一条杂血鳄鱼?”

说起来齐家兄妹也只是有一点麒麟血的杂血獐子而已,血统上并不比吕家高贵,不过他们却丝毫不这么认为。

在上古神兽完全不存在的时代,拥有上古神兽的些微血脉,便能自视神兽传承者了。

齐麟被吕立泰逼得飞退,但眼神却依然显得深不可测,身躯缭绕妖气,如能破碎虚空。

突然间,他张口发言。

“你太弱了。”

吕立泰愕然,正要笑起来。

齐麟一掌推出,吕立泰的两道龙气便如同之前的光墙一样破碎。

数百个麒麟形状的符文飞出,密密麻麻,暗含道韵,有吞食天地之势。

吕立泰瞳孔陡然放大,但已经迟了。

他感觉一股浩瀚如海的气息,将他整个压制。

这已经极为接近征天高手才能拥有的场域力量。

他被符文完全包裹在了其中,妖力席卷处,吕立泰开始被炼化。

眨眼间,吕立泰就好像阳光下的冰雪一样,开始消失,他的双足凭空便失去了踪迹,却不流出半点鲜血。

“这……这是妖皇留下的化天古术,你竟然修成了……”吕立泰极度惊恐道。

齐麟转身而去。

符文继续镇压而下,当齐麟步出五丈远之时,吕立泰完全消失在虚空之中,被炼化得丁点不剩,就好像从未存在于这世上一般。未完待续。。

长春华山白癜风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勃起性功能障碍的药物
呼和浩特妇科专科医院
友情链接
西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