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情感

富人治村喜忧参半

2020-07-04 来源:西安娱乐网

富人治村不但不能推动民主发展,反而会导致基层民主走向萎缩,并为社会平等与民主留下诸多难题。

浙江大学出版社出版的《马克思主义与当代(2008)》,是一本关于研究马克思主义与当代关系的论文集。书中有一篇文章谈到了富人治村现象,题目是《 富而优则仕 浅析富人治村现象》。

我自己的研究范围恰在于此,因此,这篇文章读下来我有一些感受。从1990年代初期以来,富人治村现象逐步出现并持续发展,富人因为拥有强大的财力和社会资源,可给村庄提供更多公共品,但依靠这种资源运作公共项目的同时也提高了其他人参政的门槛。

增强村庄公共品供给

上世纪90年代,随着民营经济在沿海发达地区的勃兴,先富能人当选村组干部成为常见现象。一些先富起来的私营企业主、个体工商户积极参加竞选,他们以较强的致富能力影响选民的投票,甚至以承诺、捐赠、买票等方式获得多数选票而当选村干部。

进入21世纪以来, 富人参政的迹象更加明显,其中最典型的当属浙江地区,笔者2010年在浙东地区A镇调研时发现,该镇70%的村支书和村主任由先富能人担任。

富人治村得以可能并成为一种趋势主要有两大原因。一是乡村社会结构发生改变,农村经济分化逐步拉大。改革开放以来,随着市场化的推进,农民因为职业和机遇的不同,在家庭收入上呈现出较大差异,尤其是沿海发达地区,个体、私营经济比较发达,少数人通过做生意、开厂等脱离农业,率先成为村庄富人,由此产生了明显的经济分层。

以笔者调研的F村为例,村庄中一些民营企业主、园林绿化工程承包商,资产在数百万至千万之间,年收入20万以上,构成了村庄中的精英阶层,F村的书记和主任都拥有自己的公司和房产,资产上千万,两委会成员基本收入也都在中等偏上。可见,村庄的经济分化构成了村庄政治分化的社会基础。

二是国家治理转型下,对于基层治理,从政治取向转为强调经济发展,为富人治村提供了广阔的空间。税费改革以后,村庄的治理资源大为弱化,公共品供给出现困境,富人治村为村民带来的公共品福利在这一特定时期意义凸显。

政府近年来一直大力倡导基层领导人的 双带 理念,即带头致富和带领致富,许多地方政府在选举中动员先富群体参加选举。浙东地区的A镇党委书记告诉我们: 每年选举的时候,他们都会多次邀请和动员那些经济实力较强的老板回村担任干部,期待富人带动村庄的发展。 基层组织如此定位成为富人治村的又一社会基础。

富人治理村庄之所以引起争议,是因为在治理过程中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以私济公、专断决策,作风强硬,以及经营村庄效益至上。富人由于拥有非凡的经历,往往个人意志较强,在遇到阻力之时也往往有更大能量强力执行。而从政的富人往往用经营企业的理念经营村庄,这增加了村庄的整体风险。

提高参政门槛

富人因为拥有强大的财力和社会资源,可为村庄提供更多公共品,但依靠这种资源运作公共项目的同时也提高了其他人参政的门槛。更为重要的是,富人治村的产生方式以及治理手段将会产生重大社会影响。

首先,以私济公虽然树立起富人的个人权威,但为村庄的政治参与设置了一道高门槛,没有产业、没有钱,基本也就没有资格当上村干部,穷人被排斥于权力之外。这样,经济分化转向政治分化,村民自治选举也就成为了富人的专利。

其次,专断强硬的治理方式和作风导致村庄公共性的消弭。穷人的意见往往很难进入富人的视野,底层群体的声音无法得到相应的表达,而普通层的村民是村庄中的绝大多数,他们才是村庄主体。如此,村庄的公共性也在消弭。

再者,富人治村追求经济效益的治理逻辑与普通农民讲求稳定的逻辑容易产生冲突。身为老板的富人往往更多从经济效益出发,而忽略了其他方面。经营企业与治理村庄不同,企业的风险可由个人承担,而富人对村庄决策的风险往往转嫁到老百姓身上。

在经济分化背景下,当经济实力生产出村干部 道德标榜 时,普通阶层的村民参政可能性也就消失了。富人治村不但不能推动民主发展,反而会导致基层民主走向萎缩。富人治村还可能会将分化的社会结构进一步固化,为社会平等与民主留下诸多难题。

藤黄健骨丸
先声药业港股上市
疫情严重,对症中成药在印尼被"抢断货"!太极集团携手海外经销商舍利捐赠
友情链接
西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