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木纹书巫周兴旧书收藏的囧与乐

2020-09-17 来源:西安娱乐网

“书巫”周兴:旧书收藏的囧与乐

大学毕业以后,有四年的时间,周兴做的都是专业对口的工作。不过由于种种原因,他最后还是放弃了。也是在这期间,周兴在上找到了爱书人的组织。

2001至2003年,周兴在上不断的学习,从在旧书论坛潜水到试着进行旧书交易,再到在孔夫子旧书注册。直到20

“书巫”周兴:旧书收藏的囧与乐周兴,孔书友,名“书巫”,初中时有了自己的第一批藏书:一箱武侠小说,2005年开始职业贩书生涯,至今近十年,在孔夫子旧书开有书店“小舟书店”。“书巫”周兴 图为受访者提供第一批藏书:武侠小说曾经,武侠小说在国内风靡一时。周兴说,生长在农村的他小时候连小人书都很少看。然而,幸好家离县城近,小学二年级时候,他在县图书馆的少儿阅览室办了张借书证,记得第一次借了本民间故事集。但没过多久,图书馆里的武侠小说使周兴着了迷。着迷到何种程度呢?周兴回忆,从小学到初中毕业的六年多时间里,估计看过的武侠小说过千本。“虽然大部分武侠小说粗制滥造,不如不看,但好处是养成了读书的习惯。”这期间,周兴的另一个收获就是在初中积攒的一箱子武侠小说,也是他的第一笔收藏,包括了金古梁和卧龙生、陈青云等知名作家的书。“不过,升高中没多久就全部处理给租书店了。”随着年龄的增长,上高中的他开始阅读一些国外名着,直到今日,国外小说也是周兴阅读的主要兴趣所在。这时的周兴开始在县城唯一的旧书店、唯一的旧书摊和新华书店特价门市买一些旧书,主要是名着。“后来到郑州上大学,书店很多,尤其是学校附近就有周末书摊,几乎每周必逛,那时候能用来买书的钱其实很少,即便如此,到毕业时也小有规模了。”大学毕业以后,有四年的时间,周兴做的都是专业对口的工作。不过由于种种原因,他最后还是放弃了。也是在这期间,周兴在上找到了爱书人的组织。2001至2003年,周兴在上不断的学习,从在旧书论坛潜水到试着进行旧书交易,再到在孔夫子旧书注册。直到2004年,他“在上看到布衣书局招人,和他们联系以后,从郑州第三次来京,到布衣书局工作了一年,这期间也学到许多。”经过这一年的工作与学习,2005年,周兴开通了他在孔夫子旧书的“小舟书店”。谈或许是没有工作的原因。还利用这个时间段起开书店的原因,他说就让伍某晚上还车时顺便将自己的3个老乡接过来。当晚伍某第一次打还说已将人接到,“当时之所以选择开店,一是觉得放弃了建筑专业,要找工作并不容易;二则手边现成有好几百本书,攒台电脑,再买台扫描仪,就可以开始卖书,能很快解决基本生活问题。”可以说,周兴生活中的每一次选择,每一步前进,似乎都在为他在古旧书业中的发展打下基础和伏笔。周兴的藏书 图/孔夫子旧书上旧书店的转型在旧书店的经营中,货源是一大要素。周兴回忆,在开店的前几年,他一直以经营普通文史书为主,这些书均价偏低,想多挣钱只能堆量。“刚开始货源不是问题,去趟潘家园或丰业红市场,总是大包小包都装满,每回都累得够呛。那时很多摊主对签名本不看重,我曾只花几元钱买到过丁玲、曹禺、聂绀弩、汪曾祺等人的(当然也有很多次摊主不知有签名),还有一次花十几元买到了叶圣陶的毛笔签赠本。”这些都足可以看出当时货源的充足。不过日子一天天过去,古旧书市场中的摊主们也在上开通了书店,同时古旧书爱好者队伍的壮大,淘书的人也越来越多,使货源问题日益的突出,此时“货源大不如前了。”2009年之时,周兴一度曾想过不再专职经营旧书店了,让他放弃的理由有不少。不过,让他坚持下去的理由更多,最终他还是打起精神回到了古旧书行业之中。困则思变。如何才能在竞争中生存下去?如何才能在众多书店中闯出特色?普通的文史书显然不能符合这样的要求。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周兴最终将名人墨迹作为主要经营方向,他也一直坚持到了现在。“目前孔夫子旧书专营名人墨迹的有不少家,我只是其中很普通的一个。非要说特色的话,也只能说经过这么多年经营,我的信誉度还不错。如果说一些常买墨迹的书友在孔夫子旧书只认那几个卖家的话,我自信一定也在其中。”签名本藏书 图/孔夫子旧书名家签名借书卡很有意思“我的书架上主要还是自己想看的书,除了中外文学经典,还有文艺类新书,就是一个文学爱好者的基本配置,根本谈不上收藏。”不过,周兴对老笔记本很感兴趣,“从没刻意收集,大都是淘书时候顺便买的,自己写日记和笔记时用,偶尔拿来送朋友。”在周兴经营名人墨迹藏品的几年中,主要是以签名本和信札手稿为主。除此之外,他还发现了一种“有意思”的东西——名家签名借书卡。与如今现代化的借阅设备不同,以前图书馆的借书卡,是一张放在书籍最后一页纸袋中的硬纸片。一般上面会有借书人的签名及借书、还书的时间。周兴说,“借书卡其实很有意思,信息量挺大,某人某时在某地借阅了什么书,(如果是学者)这些信息拿去就可以写文章了。”不过成批的带有借书卡的图书也只能在图书馆剔旧时才能遇到,“一次是南开大学图书馆,有几十张。再有就是去年遇到一批北大图书馆的,都很偶然。” “曾经有拍卖公司拍卖过钱锺书的借书卡,一组多张,借的丛书集成另种,是他写《管锥编》时参考用的,当时成交价格过万。”那么名家签名借书卡是否能够作为专题来收藏呢?周兴觉得从收藏角度来说,借书卡不太被人们注意,尤其是名家签过名的借书卡数量还是比较少,如果个人感兴趣又觉得价格合适,当然可以作为收藏,不过想要成为专题收藏则较为困难。手稿收藏 图/孔夫子旧书名人墨迹藏品经营中的囧与乐在孔夫子旧书经营名人墨迹的书店不少,但是像周兴这样经营得“惊心动魄”的不知有几家。近年来,虽然名人墨迹藏品的市场逐渐火热,但是与之相关的“官司”也越来越多,“后代维权、作家权益”等问题都备受关注。在周兴的经营过程中也碰到过这类事件。“曾经买过某位作家家里出来的东西,在出售时,其晚辈找了过来,还报了警。”周兴说起这一桩“囧事”,“好在我的‘上家’确定是从废品站收过来的,没有任何违法行为,最后算是虚惊一场。”不过,这场虚惊也让周兴认识到,“我们在买成批的东西时,最好能问清其来源,要慎重。”虽然,碰到过这样的“囧事”,周兴还是觉得收藏信札、手稿带来的乐趣才是更多的,“有的内容丰富而重要,有的涉及不为人知的隐私,有的可以欣赏其书法,还有的单是信笺就足够赏心悦目。收藏手稿的乐趣之一是可以拿来‘炫耀’——某作家的某作品好吧,重要吧,手稿在咱手里呢!”说是“炫耀”,但名人手稿、信札收藏、经营给周兴带来的诸多乐趣溢于言表。随着近年来名人墨迹、信札、手稿等相关藏品市场的兴起,市场中不可避免的出现了赝品、仿制品等,普通藏家及刚入门的买家该如何辨别真伪呢?在多年的经营中,周兴过眼了众多的名人墨迹藏品,也有着自己的看法。“辨别墨迹的真伪,对于新手来说,最好的办法是找经验丰富的朋友代为掌眼。另外,如果要自鉴的话,关键是要找到标准器,然后仔细对比。举个例子,曾经一位朋友拍得孙犁签赠本,在上展示时被我看到了,感觉不对,就在上搜了两种孙犁签名的书影,都是确定对的,比较后得出结论,朋友所买确是伪造。对新手,我还是建议从签名本收起,签名本收的多了,这时即便学着买些手稿信札,也算是有个标准器了。”

(:张娟)


藤黄健骨丸
广安看白癜风的医院
左侧颈动脉球部内膜增厚伴单发斑块形成
友情链接
西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