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生活

绝世剑魔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把松球

2020-03-11 来源:西安娱乐网

绝世剑魔 第二百六十八章 一把松球

夺剑之战,江余对上杨慎,随着最后一座剑山的倒掉,双方各自腾空而起。而就在这时,天空之中如龙一般的灵气,也终于落入那虚影之中,在它进入那虚影之后,那虚影爆发出耀眼的豪光,毫光之中,一把天字上品的神兵应运而出,而它出现的同时,就见那剑爆发出无数的灵气,如疾风骤雨一样,横扫八方。如飓风过境,吹的看台之上许多人练眼睛都睁不开。

眼看着那神兵初现,江余剑技虚掩,直接飞纵而上,直扑那把神兵,将那剑收在手中。顺利的,江余自己都不敢相信。因为剑到他手,就已经算他赢了。他转目看向杨慎,就见杨慎竟然轻飘飘落地,手中金光一闪,青日剑化为光芒,飞回了他背后的剑盒之中,而他也将头上的兜帽一拉,俨然,他不想打了。

杨慎的行为,引得看台之上,霎时间如炸了锅一样。

“怎么就这样落下来了?”

“还可以打啊,为什么要自暴自弃!”

“妈的,老子可是压了你赢的啊,你他妈的陪老子钱!”

“也许是力竭了吧!”

……

所有的人都对杨慎忽然停手很是纳闷。而夺剑下来的江余,落在平地,心中却丝毫都没有战胜对手的快感。

“你为何没有出全力。”江余随手一甩,手中的那柄天泣之上的邪浊灵气,化为一股黑气,直上天空。甚是壮观。

“你不也是一样,剑技我甘拜下风了。”杨慎默然说道。

“可惜不是生死相搏。”杨慎和江余,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江余和杨慎没有什么不解的仇怨,为了一把两个人都不是十分需要的剑生死相搏,或者说只是一个胜负而生死相搏的话,两个人都觉得不值得,也都不愿意。如果两个人可以抛开一切的话,当然可以这样做。只是杨慎已经有了闲云坊,而江余也有他不能拼命的理由。

江余清楚方才如果真的打下去,可能真的胜败难知。他看了看杨慎,心道杨慎估计也觉得打的很不爽吧。

“未来也许有机会,也许永远都没有。”杨慎说完这话,身化金光,消失了。

“胜者,明玉坛宗主江余。”

场内传来云清的声音。听到他的声音,江余哑然失笑。他低头看了看自己中刚刚到手的宝剑,他还没空看那剑。就见那剑也是一柄没有配剑鞘的剑,那剑通体泛着微微的红光,剑身优雅修长,比一般的剑要长上差不多三寸多,在剑格之上的剑身上,镌刻着两字――沧溟。

江余随手挥了两下,沧溟破空,倒是十分的顺手。江余心说以自己现在的修为,天泣还是不能常用的。因为邪浊灵气对天泣的腐蚀,需要他的灵气来化解,以自己现在的修为的进度,天泣常用,难免会影响自己的修为进度,而这把沧溟正好拿来先用。

热闹没了,各路豪杰纷纷退场,而这个时候,就听周平道:“此番欢迎各位来到我天极剑宗参加盛会,晚些时候,还有庆祝的宴会,而各位若是愿意留在我天极剑宗,与我们弟子探讨剑技,我们也是欢迎之至!”

仙界之人,可没几个人会贪图周平说的这些,也都知道,周平说的不过是客气话,所以大部分的人,都选择了离开。而一部分和天极剑宗关系不错的人,还是留了下来。

闲话少叙,很快就到了下午,天际剑宗的宴会,江余自然是要出席的,他与周平云清同席,这种应酬,江余自然是不喜欢的,但周平的面子不能不给。可宴席之上,江余也看不出来高兴,话很少。

“怎么,拿到了剑也不高兴么?”云清见周平离席去和一些别的门派的人寒暄,问着身边的江余。

“胜之不武,有什么高兴的。”江余侧目道。

“你是说杨慎可能会赢你?”云清惊讶道。

江余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不拼到最后一刻,孰强孰弱,谁清楚呢。不过,以后的话,必然是我更强一些!”江余一口酒饮下,十分的自信。

“这个我当然相信,哈哈。”云清平时磕槟榔是好手,酒桌上喝酒,也酒量惊人,端是拿酒当水喝,也不见她有醉态。

“师姐这回赚的多么?”江余笑问道、

云清听了这话,哈哈一笑,道:“不算多啦。”说完这话,将自己如意袋拿了出来,把灵咒一解,道:“你内视看看。”

江余好奇内视一看,也吃了一惊,就见在云清的如意袋之中,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灵石,堆积如山,散发着七色光芒。十分的好看。江余粗略的估算了一下,那灵石差不多应该有几千颗。

“师姐看来这是发财了啊。”江余调侃道,他看着云清,有点不解,道:“师姐,我看你平时也不怎么练功,你这修为怎么提高的,样貌又是怎么保持的呢?”

“这还不简单?买啊!”云清笑道。

“买?”江余纳闷,问道:“怎么买?”

云清道:“你和圣师前辈应该已经很熟,迟师伯应该也认识吧。这两个人,可都是丹石高手,但他即便再厉害,也变不出灵石来,于是我就负责给他们提供灵石,他们要给我灵丹才行。各种提升修为的灵丹,以及维持体质样貌的玉颜丹。”

“这样……”江余心说怪不得圣师天天那么炼药,也不见她喊灵石少,原来是有人给她提供。

云清打了个酒嗝,继续道:“其实天极剑宗内部,也有不少弟子会和圣师前辈买,不过圣师前辈脾气不太好,价格有的时候完全看心情。”

听她这般说,江余心说就算那些弟子有灵石来买灵丹,也必然没云清买的多,毕竟他有一个特长叫敛财。

云清想了想,对江余道:“对了,最近圣师前辈有新药出炉,对修为的提高大有助益,知识狮子大开口,价格太贵了。不过依然超值。”

听得他这般说,江余想了想,心说圣师最近炼的药的确不少,可真正好的,对修为大有助益的,应该是非灵谷丹莫属了。便道:“什么价呢?”

云清拍了拍自己的如意袋,低声对江余道:“这些都买不了一颗。友情价都不行。”

江余想了想灵谷丹的效果,心说圣师给的价格,其实还算公道了,毕竟一颗灵谷丹那是什么效果。等同于一百颗天品灵石的价值,且是没有杂质的,价格上当然要再翻一倍。云清的包里灵石虽然多,可是天字品级的灵石却寥寥无几。

云清又一杯酒下肚,继续道:“不过这难不住我,我已经和圣师前辈说好了,我来替她卖,每卖出去十颗,她就送我一颗。这才是真的发财了。”

“十颗……”江余心说云清说的容易,可是实际上却没那么简单,一百颗天品灵石,对任何一个仙门来说,都不是什么小数目。灵谷丹虽好,可真的能买得起的人,却真的是寥寥无几。

江余和云清说话的时候,就见一行三人,来到了他们的桌边,其中的两人直接撩衣跪倒,口称师祖,伏地而拜。那二人正是阿蒙和他的师兄骏生,而另外一人,则是高北王周齐。周齐没跪拜,但也躬身一礼,甚为恭敬。

江余慌忙将那二人扶起。就听骏生道:“之前不知是师祖驾临,多有得罪,望师祖原谅。”骏生的话说的十分的诚恳,可让江余觉得十分的尴尬,江余听了他说的话,有一种错觉,那就是自己已经白胡子一大把了。

“师祖你的剑技好强,能不能教教我?”阿蒙倒是少年心性,想到什么就说什么。眼见他这般说,骏生白了他一眼。而后对江余道:“师祖见谅,我师弟阿蒙少年心性,不懂礼数。”

江余哈哈一笑,道:“这样也蛮好,说话不费劲。”江余说话的时候,转目看向周齐,心说如果冷落了他,终究是不太好。周齐见江余看他,便拱手一礼,道:“早就听家父和爷爷说过前辈的事,从前不信,如今见识前辈英姿,方知世间真有奇人。”

听得这话,江余想了想,道:“我与周家机缘深厚,如果周家有什么事,绵薄之力我还是有的。”

江余随便的一句话,周齐心中却是一块大石落地,他来这里,很怕江余和之前一样不好说话,没想到和之前判若两人。周齐面上不露,心中却是十分的欢喜,心说有了江余的这句保证,周家这一代,起码在他这一代,就有了保障了。

江余而后算是说的客气话,问了一些关于周家的事情,又和阿蒙等人问了一些关于周岩的事情。聊了一阵子后,周齐有事先行告辞,而骏生和阿蒙,多说了几句后,也打算离去。看着他们两个要走,江余忽然想起一件事。从自己如意袋之中,取出两颗灵丹来,放在桌上,道:“这里面有两颗灵丹,你们一人一颗。算是我给你们的见面礼。也不枉你们叫我一声师祖。”

“只是什么丹啊?”阿蒙好奇,要伸手拿过来看,却被骏生拦住,阿蒙不识货,而骏生也一样虽不知道那灵丹的名字,可看那灵丹的光泽,已经宣告了它绝非凡品。他立即拱手道:“师祖……这太珍贵了,我们不能收。”

“情谊无法靠价格衡量,我和你们也算有缘,这丹你们就收下吧,好好炼化一番,对你们大有助益,至于你们师尊,他这次没来,我就不给他了。”江余说罢,哈哈一笑。江余说完,示意那二人取丹,阿蒙手疾眼快,直接拿了一颗收入口袋,而骏生十分礼貌的躬身谢了,而后取了灵丹在手。单单是放在手中,他就已经可以感受到那灵丹的灵气四溢,他心说这灵丹的灵气好强,真不知道炼化它,能获得多强的灵气提升,他心中自然是狂喜不已。

“你们现在打算去哪里呢?”江余问那二人道。

“师尊命我们保护高北王,我们要护送他回高北王府,而后再返回绝仙剑派。嗯……师祖有什么话,要我们捎给师尊么?”

“这个么……”江余想了想,道:“你就告诉他,他这么多年来的努力,我很满意。至于其他的,就没了。”江余说完这话,想了想,又道:“对了,你回去的时候,抓一把松球给他。”

“啊?松球?”骏生一怔,完全不懂江余的意思。江余哈哈一笑,道:“你照做就是。”

“是!”骏生拱手应道。而后带着阿蒙,告辞离去。

“师祖,你还缺弟子么?”那二人刚走,江余就听得耳边传来云清的声音,听她这样说话,江余差一点呛到。

“卧槽,师姐你搞什么。想吓死我啊。”江余拍着胸口,看向一边的的云清。

云清白了江余一眼,道:“你当我不认识,你刚才给他们的灵丹,应该就是灵谷丹吧,那样的极品仙药,你竟然就当糖果一样随手送人了,真是……气死人。”

听得她说这话,江余一笑,道:“师姐若想要,我回头找圣师前辈要几颗送你好了。”

“此话当真?”云清看着江余问道。

“当然当真。”江余点点头道,江余心说自己和圣师的关系,要丹药只是很小的事。

眼见江余回答的干脆,云清又一杯酒喝下,道:“枉我自以为聪明,为仙界之中少有的中间人,可我就算拼死拼活,也比不上你这个给人当女婿的,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我为什么不是男人呢?”

听她的话半是认真,半是吐槽,江余不以为意,反是哈哈一笑,道:“师姐可要比男人厉害多了。”

“对了,你刚才让他拿松球做什么,难道你那徒弟还好这一口?”云清纳闷问道。

江余闻言一笑,耐心的解释了一下。原来当年周岩练功的时候,一有出错,玉冰尘就会拿松球打他的脑袋。每错一次,就是一颗松球。江余对周岩墨守成规的练剑方式不满,可又不能让他在他的徒弟面前没了颜面,故而让他的徒弟送他一把松球,算是对他的提醒。

江余和云清正聊天的时候,就见周岩回来了,坐在江余的身边,沉默片刻后,面露尴尬之色,对江余道:“江兄弟,我有一个不情之请。”

包头牛皮癣医院
月经量多如何调理
云南道地药材灯盏花好用吗
友情链接
西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