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寒风萧索

2020-03-10 来源:西安娱乐网

寒风萧索,白草纷飞,枯叶在地上打着旋,太阳也好像哆嗦着,绵软无力。年关渐渐逼近,张鱼看着所剩无几的货物,终于松了口气;外面的欠账收得也差不多,今年生意不错,卖不了就送街坊吧,这半年多也叨扰不少,是该谢酬谢酬的。
经商多年,能赶回家吃上团年饭是少有的高兴事。张鱼想到这些,愈加想念家中的妻儿,简直有点迫不及待。
打点行装,事先约好的同乡却要晚一天启程。他半天也等不了,单独拜辞了相与和街坊,雇一辆平板驴车便踏上了漫漫归途。从汴梁到平遥顺利的话也就半月光景,想象着与妻儿团聚的情景,他按捺不住心头的喜悦,哼起了家乡小调……香香的辣子哟热腾腾的拉面,晶晶的葡萄想煞个人……
心情好,旅途也好像不那么枯燥,山林间寥寥几声清脆的鸣叫也让他感到很惬意。过了黑水崖、担仔山,平遥也就在望了。
天色看晚,车把式提出找个投宿处,而张山归心似箭,坚持再赶一段路,说:“过了那山脊,前面还有人家,我加你脚力钱。”
夜,笼罩着群山,偶尔一两声枭鸟叫声,给阴森的树林平添几分诡气。一根朽倒的树干半头搭在驿道边,车轮一碾一颠,张鱼哎哟一声便弹了起来,石头般投入了坡底。喁喁喁……车夫大惊,死命拽停驴车,慌忙回身去寻找:静悄悄的山谷,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他呆呆地望着幽幽的深谷,久久回不过神来。
月色青华,悲悯地看着这人间的悲剧,呜咽的山泉好似在唱着谁的挽歌,泣声缠绵,恋恋不舍…………
不知过了多久,一个恍恍惚惚的影子缓缓站了起来,在清冷的月光下,四顾茫然,似在寻觅着什么:张鱼吧?
想起刚才那一幕,张鱼就全身寒毛倒竖——那着实把他吓得够呛,心中直呼;休矣、休矣……
他晃晃胳膊,摇摇头,也没觉得有异样,检查衣服也稍无破损,“怪哉,这么高也没事?”他自言自语道,“难道真是祖宗保佑?”他看看周围,也不见驴车和行李。幸好起行时把银票缝在贴身的马甲里,他摸了摸,还在,其他的丢就丢了吧。他辨了辨方向,就手脚并用的开始向上爬。一向胆小文弱的他竟然身轻如燕,不一会就爬了上去。
天好像亮了,只是看不见太阳,路上人来人往,都默不作声地地走着。“刚才也不见有人行走呀,怎么现在这么多,天亮得也太快了吧?”归家心切,他也顾不得细想,赶路要紧。
一个女人抱着婴儿边走边抽泣。张鱼问:怎么一个人赶路,你男人呢?女人哭着回答:“他不要我们了。” 张鱼说:你家是哪儿,如果顺道,我送你回家吧。“回不去了,反正也同路,好心你就陪着我去丰都吧,我怕路上有恶鬼。”女人说完直勾勾地盯着张鱼。
丰都?那不是鬼去的地方吗?张鱼心惊胆颤:难道遇见鬼了?他吓得连滚带爬,狂奔了许久才慢慢放缓脚步,背后还隐隐传来呼声:你会回来的……路上行人逐渐稀少,天又暗下来了。
“怎么尽是怪事?”这一切张鱼想不通,脑子里满是浆糊。“先找个去处将歇一晚吧”,张鱼不敢再想。他看见林边有几户人家,便走过去打算求宿,伸手欲叩门环却僵在空中:“我记得这儿没人家,应该是一片葬岗吧!”他简直吓得魂飞魄散,跌跌撞撞地摸到路上,头也不回地往前跑,隐隐约约中他感觉有一辆马车疾驰而过。
远远望去,熟悉的小山庄,多么的亲切!张鱼兴奋不已:终于平安回家了!村前他碰见了东头的大伯。大伯说:“回去看看就走吧,你爸妈还在那边等你呢。”其实他父母大伯已去世多年,而满心欢喜的张鱼想也没想就随口答应了,急匆匆地往家跑去。
大白天,村里不见一个人,显得有些异样,于寂静中传来一阵嘤嘤的哭泣声,听得人心里发毛。“谁家又有人过世了,待会得去看望看望。”张鱼摇头叹息着。看看就到家门口,他心里却生出一丝不祥:哭声好像从自己家中传出来!
“出什么事啦?”他急吼吼地冲进院子,眼前的景象把他惊呆了。只见堂屋前,妻伏在一具血迹斑斑的尸体上哀哀地哭着,儿子扯着妈妈的衣襟不知所措,哥嫂在院角窃窃私语,似在谋划着什么。
“喂,你哭的这是谁,干嘛摆在我家……”任凭他吼破嗓子,也没人理他,所有人当他空气一样。他欲去拽起妻儿,近前一看,却如遭雷击:躺那儿的不是自己吗?
他回想起一路上的各种古怪情形:女人、房子、大伯……莫不是我已经死了?一颗心顿时紧紧揪在一起,“天呐,怎么可能?想起自己一生辛辛苦苦、战战兢兢,也不曾害过人,却落得如此下场,原想妻儿能有个温饱日子,可这往后他们该如何过活?”想到这些不禁悲从中来。
他疯子般围着院子转起来,时而捶胸顿足,时而怨天恨地……而这一切无济于事,鬼使已经站在他的面前;走吧,害得我们追这么远,你这怨鬼!张鱼哀求道;“你们行行好,就宽限些时日,这叫我怎能离得开呀?”说:“你在也于事无补,更添些伤心,还是眼不见干净,何必耽搁我们?”
张鱼双目泣血,纳头便拜;发发慈悲,容我看看吧,哪怕是罚我下地狱!言罢一股怨气冲而起。
二使面面相觑;带一身怨气如何过得奈何桥?还是让他看清世态,再乖乖上路吧。
尸体刚刚入土,哥嫂已经在商量如何让妻再嫁,然后霸占自己的家产,儿子再过两年就可以使唤……妻泣声欲绝,儿惊恐万状……
张鱼急得团团转却又无计可施。看看妻,再摸摸儿子,想像着他们以后的孤苦伶仃、凄凉无助……可阴阳重锁,她们已经感觉不到他的绵绵爱意和忧心。
哭声在寂静中久久回荡,张鱼一步一回头……渐渐地哭声远去了,只剩下张鱼的喋喋不休。站在奈何桥上,鬼使说;“住嘴吧你,前世作孽今世报,低头看看你的前世!”说完往桥下一指。张山近前一看,脊背直冒寒气:前世他所有的欺心、暗昧行径,在水中一览无余。“今生行善修来世,不会稍有差池,一切都是冥冥天意,甘心了吗?”鬼使讥讽道。张鱼悲悲切切地说:老天爷,这报应也太残酷了!登上高台,他遥望来路;奈何桥上奈何人,一碗浑汤忘前尘。奉劝世人莫作恶,遗祸妻儿今后生!
歌罢,接过孟婆汤一饮而尽,两行清泪顺颊流下。

共 2 24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一个急着返乡与妻儿团聚的商人张鱼,雇一辆平板驴车迫不及待便踏上了漫漫归途。途中天色已晚,急于赶路的他拒绝车把式提出找个投宿处的要求,以加脚力钱为由催着赶路,结果出了车祸坠入谷底。醒来的张鱼看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场景,天似乎亮了却看不见太阳,熙熙攘攘的人流,欲去鬼去的地方——丰都的哭泣的女人,葬岗上突然出现的人家,去世多年的大伯莫名的话……更有妻子与儿子痛哭自己血肉模糊尸体的哀恸,但是不管他如何吼破嗓子,也没人理他。原来张鱼已死,当他哀求鬼使宽限他时,他看到了哥嫂卑劣的计谋,担心着妻儿的不幸凄苦,然而于事无补。小说结尾张鱼在奈何桥上看到了自己的前世,才明白了这是报应。此传奇小说悬念横生,诡惑惊心,很是吸引读者。最发人深思的的张鱼在奈何桥上的吟咏,劝人为善莫作恶,这是本传奇小说的主旨所在吧。尽管带有一些迷信色彩,但是其积极的立意令人称道。警戒人世的佳作,推荐赏阅。【编辑:风逝】
1 楼 文友: 2012-05-26 16:11: 9 一个急着返乡与妻儿团聚的商人张鱼,雇一辆平板驴车迫不及待便踏上了漫漫归途。途中天色已晚,急于赶路的他拒绝车把式提出找个投宿处的要求,以加脚力钱为由催着赶路,结果出了车祸坠入谷底。醒来的张鱼看到了很多稀奇古怪的场景,天似乎亮了却看不见太阳,熙熙攘攘的人流,欲去鬼去的地方 丰都的哭泣的女人,葬岗上突然出现的人家,去世多年的大伯莫名的话 更有妻子与儿子痛哭自己血肉模糊尸体的哀恸,但是不管他如何吼破嗓子,也没人理他。原来张鱼已死,当他哀求鬼使宽限他时,他看到了哥嫂卑劣的计谋,担心着妻儿的不幸凄苦,然而于事无补。小说结尾张鱼在奈何桥上看到了自己的前世,才明白了这是报应。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2 楼 文友: 2012-05-26 16:12:42 此传奇小说悬念横生,诡惑惊心,很是吸引读者。最发人深思的的张鱼在奈何桥上的吟咏,劝人为善莫作恶,这是本传奇小说的主旨所在吧。尽管带有一些迷信色彩,但是其积极的立意令人称道。警戒人世的佳作,推荐赏阅。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楼 文友: 2012-05-26 16:20:00 感谢您对流年的厚爱,祝佳作不断! 心有多大,舞台就有多大。
回复  楼 文友: 2012-05-26 19:10:48 编辑辛苦,注意休息。呵呵呵......请茶!
4 楼 文友: 2012-09-25 01: 6:4 这个作品写出了意味,不凡的手笔呢,欣赏了,也学习。消化不良型腹泻怎么办
前列腺增生能吃希爱力吗
新疆妇科医院地址
友情链接
西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