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社会

人道崛起第章封爵而贵有巢古族给书友营养

2021-01-13 来源:西安娱乐网

人道崛起 第866章 封爵而贵 有巢古族(给书友梦之恋改加更)

无论是巢伯、瀛伯,还是淄子、熵子,他们的意思很明白,中古勋族可以重新获得封土,但是应该和他们一样,扬起环球的风帆裂土于人族边疆四极之地,拱卫人族,为人族开疆扩土。

想要在人族内部裂土封疆,没都没有。

凭什么他们为族戍边漫长岁月,在边疆四极和异族征战,这些中古的勋族就在内陆享福,他们的爵位是功劳换来的不假,但那是他们先祖换来的。

更不要说如今已经是近古,不是中古,漫长岁月下来的人族恩泽,他们已经享受的太多了。

当然在所有人看来,现在昊伯也是和他们一起了,就算是青阳桓自己也没有办法去反驳,中古和近古两个时代,这是天然的分界线。

“咱们就是看不惯这些家伙,就想着捞好处,不想着干正事,太不公平了。”

“戍边守族,拱卫人族四枢之地,这才是勋族的荣耀所在,咱们之所以是勋族,就是因为在四极之地成为人族内陆的安全屏障,否则人道气运凭什么眷顾咱们。”

两个时代勋族之间的争端,乍一看起来十分的好笑,甚至在很多人看来根本没有必要,然而却纠缠了漫长岁月。

听了面前几位勋族伯子述说,青阳桓不由得按了按自己的脑门,看来是躲不开了,哪怕是他不想参与进来都不行了。

在不周山皇庭,皞伯、仲伯毫不遮掩对于自己的不满,这就已经露出了苗头。

心中不由得泛起了好笑,不过巢伯等人心中的想法,却和帝师文王大人所想的一样,中古勋族想要在人族内部富饶的土地上重新获得爵土,想都不想了。

勋族的荣耀在于抵抗诸天异族,在于赫赫战功,而不是混吃等死,背负祖上荣光不放。

“日后你要小心些,虽然咱们和中古勋族之间没有达到刀兵相向的程度,但是暗中下点小绊子,恶心一下的事情在所难免。”

瀛伯出声,这个看似普通的老翁,青阳桓没有一点轻视,作为当代赢伯,他活过了漫长岁月,真正的老古董,而且若不是这一在第七大道《神曲》帝国亚拉曼大地上次帝师相召,这些人族勋族的伯子,世人想要见一面可不容易。

能够盘坐于灵木下,不是因为他青阳桓,而是因为‘昊伯’这个封爵。

有了这个封爵,哪怕是日后他的血脉后裔只是一个小娃娃,众然是王部、帝族,也会给予一份尊荣,哪怕是明面上的,更不容许随意的欺压。

简单点说,‘昊伯’这个封爵,让青阳桓不再是人族一个普通的王者。

今日巢伯邀青阳桓前来,还有淄子、熵子、瀛伯,真正的目的是让他和他们打成一片。

日后咱们就是近古勋族一派了,为人族戍边守族,知道中古勋族和咱们不对付。

大体就是这个意思。

青阳桓点了点头,这也算是随着爵位带来的附加影响,想要谁也不得罪,最后的结果就是谁都得罪了,这点他还懂,况且两者之间也不是真的刀兵相向,只不过相互看着不顺眼而已。

一个是瞧不上对方,另外一个也是瞧不上对方。

哪里都有纷争,毕竟族群这么大,有点摩擦也很正常,不要以为只有人族这个样子,放眼诸天万族,都是一个样子,天下乌鸦一般黑,乌鸦落在黑猪上,谁也别笑话谁了。

反正都是黑。

“日后昊伯前往西疆归墟之地封土昊源,老夫必然会遣使道贺。”瀛伯笑呵呵的出声。

“那是自然,咱们可都承着昊伯的情呢,大礼少不得。”淄子附和道。

“人道气运复苏,咱们勋族发展的机会来了,人皇有诏,开疆扩土皆是归于封爵之下,沉寂了这么漫长的岁月,咱们也该活动活动了。”

得到青阳桓认同后,淄子、熵子、瀛伯,很快告辞离开,大殿外就剩下了巢伯和青阳桓两人、

这一刻,巢伯很随意的靠在一株灵木上,同样的青阳桓也没有在意形象,依在另外的灵木上。

“昊伯,有些事情,你也应该跟有巢族做出一个解释。”

倏而,巢伯出声,道:“虽然巢伯勋族的先祖是有巢辕皇的侄子,但是我巢伯族和有巢族打断骨头还连着筋,都是属于有巢血脉之下。”

“不知道巢伯想要什么样的解释?”

青阳桓自然知道巢伯所言何事,正是他所修的有巢皇族的皇道大术夔鼓皇术,这是真正的群攻大术,可惜一直以来他都没有真正展现出皇术的威严。

“有巢古族的嫡脉传承,就在人族祖地的东方有巢山脉。”

“想要解释,就让他们来找吧。”倏而,青阳桓轻笑,神色没有丝毫的变化。

和圣颜天女团聚之后,圣颜将这些年在剑帝宫中修炼的点点滴滴,也告诉了他,他修炼有巢皇族皇道大术的事情,在最开始的十多年时间内,有巢嫡脉根本就没有寻找过圣颜天女。

传承那就是“保卫英国所需的战机、飞行员和系统我们一应俱全”。了一个近古岁月,曾经走出过数尊人皇的有巢族族群庞大,分支遍及整个人族大地,圣颜天女的天赋是不错,但是对于有巢嫡脉来说,皇血子弟比比皆是。

在这么多嫡脉之地中,出身南荒西南大地的圣颜天女,就显得不显眼了,而且有巢古族传承这么多年,流落在大荒中的功法典籍也不在少数,不过都是最为初阶的,真正玄奥深邃的部分,才是有巢古族重视的。

这种平静一直到了六年前小莽荒大陆回归,他流落在大陆外虚空之时,有巢嫡脉的有长老前往了剑帝宫,找到圣颜天女,惩戒她泄露族中皇术的罪责。

不过身在剑帝宫,这位有巢族的长老,也只能灰头土脸的离开。

这些事情,圣颜天女一告诉他,青阳桓就明白了,显然先前问罪都是为了今天的铺垫。

看到青阳桓的样子,巢伯双眸一下子瞪了起来,这么嚣张吗。

“有巢古族的皇术可不是这么好学的!”

“那我就将这门皇术废了好了,有巢高门,我可高攀不起。”

太嚣张了!

巢伯瞪大了眼睛,盯住了青阳桓,看到青阳桓就这样空口动了动嘴皮子,就没有了下文。

你倒是自废啊!

青阳桓没有按照他预料的走下去,拿了有巢族东西,自己心里没点觉悟吗?

态度呢?

不应该露出诚惶诚恐的态度吗?

“当然如今你可是贵为昊伯,有巢族就算是不服,也不会真的把你怎样,不过族中惩戒自己的族人,你可就插不上手了。”倏而,眼中眸光一转,巢伯出声。

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嚣张!

“呵呵,如今圣颜已经入我青阳氏。”

青阳桓随之出声,顿了顿接着说道:“要是有巢族想要执行家法,就来剑帝宫要人吧。”

“剑帝宫。”

听到青阳桓如此说,巢伯眼中不断的闪烁。

在最开始青阳桓前往小莽荒大陆的十多年的时间里,根本没有人关注青阳桓和圣颜天女,直到六年前,祖地的大族才知道了青阳这个名字。

对于青阳桓各族开始深扒,然而除却远在南荒西南大地的亲族外,所有的一切都指向了剑帝宫。

圣颜天女在剑帝宫的待遇比之长老都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一切的因由都来自青阳桓,他们方才愈发的察觉青阳桓背后的隐秘,然而无论他们怎么扒,都难以弄清楚其中真正的隐秘。

但对方门将完成了不可思议的一扑 “不知道昊伯和剑帝宫有何渊源,说来惭愧,我族分支女子前来祖地,一直都借住在剑帝宫。”

看到威压青阳桓不行,巢伯直接就改变了策略,硬的不行,那就来软的。

“没什么,我是他祖宗!”

摆了摆手,青阳桓淡淡的说道。

什么!

有巢彀这一刻,有一种想要一拳头锤死面前的年轻人的冲动。

还能在吹大一点吗!

“我真是他们祖宗。”

看着处于暴怒边缘的巢伯,青阳桓一字一顿的说道。

“要是没有什么事情,那青阳就告辞了,有巢族想要来寻我,我就在剑帝宫等着。”

他明白,要是有巢族真的想要找他麻烦,可就不会是今天这个样子,真正的原因,还是在‘昊伯’这个封爵上,圣颜出身有巢族,而他敕封为昊伯。

传承久远的古族之所以根深蒂固,势力庞大,不仅仅是自己的血脉众多,还是因为有联姻、姻亲等关系。

对于此他也不反对,不过有巢族的想法似乎不仅仅如此,而是想要自己俯首于有巢族之下,那可就不好玩了。

一直看着青阳桓消失在了日月城外,巢伯方才回神,正如青阳桓所想,最开始有巢嫡脉没有寻圣颜天女的麻烦,是因为根本就瞧不上青阳桓。

六年前小莽荒大陆青阳桓所做,很快的就被各大王族古族知晓,有了让各大古族正视的资格,一个拥有封土的封爵,若是能够和有巢族亲近,自然是再好不过,当然有巢族为主。

就比如巢伯之族,这么漫长岁月下来,和有巢古族之间联系十分的密切,甚至族中封爵巢伯的继承人,也有着有巢古族嫡脉之人暗中插手的身影。

成都卵巢性不孕医院
梅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南京医院哪妇科好
友情链接
西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