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时尚

个个身材高挑

2020-01-20 来源:西安娱乐网

无处不在的诱惑

驻港部队的小伙子是从全军挑选出来的,个个身材高挑,长相帅气,再加上一身漂亮的军装,一身阳刚之气,的确招女孩子喜欢。

但是,香港是一个文明的法治社会,人们爱惜自己的名誉就像鸟儿爱惜羽毛一样。香港更是一个讲实际的金钱社会。

我在想,这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到底爱士兵什么?他们只是一些无职无权的大兵,换岗后连香港都留不下。她们居然大胆地要以身相许,就因为兵哥哥一副帅气的长相吗?其中一些女孩子明目张胆,毫无羞涩地来纠缠士兵,其内心到底隐藏着怎样的动机?我不由得想起以往听到的那些 间谍故事

我又想,这些甜言蜜语的女子,一旦 攻下 某个士兵,等待士兵的又将是什么?是美好的爱情,还是可怕的陷阱?这些女孩子背后有没有人指使?如果有,这些幕后的推手到底是谁?

对这样的问题,我理不出头绪,只是为小战士们捏把汗。

夜晚,机务班女兵经常接到反动宣传的录音、恐吓电话,冒充首长的电话

官兵们经常看到墙上贴着 反中乱港 的标语。

五一劳动节,军营开放日,四名男子没有票就要进营区,机务站女兵班长王璐将他们礼貌地挡在门外。

一名男士掏出1 000港币要塞给她,要她通融一下,见她婉言拒绝,又掏出1 000港币,还是被拒绝了。

这时,四名男士才掏出了门票,笑道: 我们是香港记者 原来又是一场考验。

一个穿戴讲究的男子在排长王永峰开车进港执行任务时,上前与他搭讪,自称是香港某杂志社的,正在做一个《中国军情观察》栏目,想请王排长当 特邀记者 ,月薪 000港币。

王排长立刻拒绝道: 请你打消这个念头,不仅我不会答应你,凡是我们驻港部队的,任何人都不会答应。如果答应你,就违犯了《驻军法》。

写到这里,我想起了几十年前那部家喻户晓的电影《霓虹灯下的哨兵》,影片中三排排长陈喜,在上海霓虹闪烁的十里洋场,在阵阵香风的侵袭下,失去了警惕,迷失了自我,疏远了纯朴的恋人春妮,被女特务的花言巧语所迷惑。

中国人民解放军进驻香港,所遇到的境况跟当年的上海有相似之处,却又有着质的不同。

当年,是一个政权推翻了另一个政权,一个阶级推翻了另一个阶级。但在香港,却完全不是这样。

驻港部队是以 国家主权象征 的身份进驻香港。驻港官兵所面临的不是一个需要解放的社会,而是一个文明的法治社会,一个成熟的资本主义体制。驻军官兵肩负的使命和任务是维护 一国两制 港人治港 的政策,巩固香港的繁荣和稳定,维护香港的安全及法律的实施;而不是像南京路上好八连那样,去砸碎一个旧世界,创建一个新世界。为此,驻港部队要学习香港的法治、文明、道德等诸多方面的精华。

因此,驻港部队命令官兵,无论发生什么情况,官兵都不许与香港民众发生冲突,更不许针锋相对,无论是面对风尘女子,还是面对 放蛇 的记者,官兵都不许发火,只能是既平和又严肃地加以拒绝。

采访中得知,在十六年的时间里,驻港官兵面对各种女色无一人栽倒,也无一名巾帼拜倒在铜臭之下。

由于香港的特殊环境,驻港部队一直采取封闭式管理,假日都不许外出。

有的女孩子受不了这种 囚禁 般的生活,几乎都憋出抑郁症。

尽管如此,香港媒体的负面报道,甚至无中生有的事情还是时有发生。

一次,一些外国及香港媒体曝料:中国人民解放军驻港部队参与了非法运输。这消息在香港民众中引起了轩然 。

驻港部队负责运送物资的汽车连的官兵们非常气愤,觉得这是对驻港官兵的莫大侮辱。

要知道,香港实行的是免税政策,对货物进出有着严格的法律规定。为了严格执行这一法规,驻港部队在深圳和香港两地,专门设立了军人 安全检查站 ,制订了比《海关法》更严格的检查制度,并且装有先进的检查设备。驻港官兵进出港经过海关检查之前,首先要经过部队这一关,然后再例行海关检查。

负责运送物资的汽车连官兵,每天行驶在 一国两制 的道路上,往来于香港与深圳之间。他们的灵魂每天都在经受着来自各方的考验和诱惑。

香港与内地的有些物资差价很大,一些精密、高端产品,少则几百元,多则几千,甚至上万元。稍稍动点心眼儿,官兵们的衣兜就会鼓起来。当然,如果那样,等待他们的也将是无情的法律制裁。

汽车连指导员姜青其,去深圳电脑城买电脑,一家摊位老板得知他是驻港部队的,便烟茶相待,格外热情,随后提出,让姜指导员从香港给他带过来一千个内存条,每条报酬20元,并当场要送给姜青其一台手提电脑。姜指导员婉言拒绝: 对不起,这件事我办不到。

对方以为他嫌钱少,急忙拿出一沓港币塞给他,说是订金,还说, 内存条体积很小,塞到汽车某个地方根本发现不了。到时候,你的两万元一分都不会少!

听到这里,姜指导员冷下脸来,对老板毫不客气地说道: 如果什么事都像你想的那样去做,这个世界不早就乱套了! 说罢,起身离去,把老板傻呆呆地扔在那里,半天才嘟哝一句: 纯属傻帽儿!

这种事汽车连的好多官兵都遇到过。

一个老乡找到汽车连指导员卢海军,悄声对他说: 老乡,咱们做笔生意好吗?你帮我从香港带电脑芯片到深圳,我会重金酬谢。一次带一千块芯片,只不过一小箱,体积小,目标小,不会被人发现。

卢指导员厉声回绝: 军车只能军用,请你不要再打这种鬼主意!像你这样的人,既不是好老乡,也不可能成为朋友,请你马上离开!

汽车连副连长伍生平,开车去深圳家具城拉营具回港,装完车,家具城老板看到车厢里很宽松,就对伍生平悄声道: 有一位香港朋友,在我这买了两套核桃木家具,能否搭您个便车给拉过去? 说罢,将一个厚厚的信封往伍生平军衣兜里塞去。

伍生平断然拒绝: 别说是一个信封,你就是许我一座金山,我也不会给你们拉的! 说罢,起身离去。

官兵们知道,这种事在内地许多人认为不算什么,但在香港却是受贿罪,要受到法律制裁。毁了个人前途是小事,给驻港部队抹黑可是大事。那是多少金钱都买不回来的。

驻港部队进港十五年来,汽车连每天往来于香港与深圳之间,出车数万台次,从未发生过一次事故,更未发生过一例违法违纪事件。

|悦而维生素D滴剂好吗
怎么样控制前列腺增生
上海治疗癫痫病医院
友情链接
西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