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毕飞宇在阅读这件事上表示自己是个老派人物

2020-03-11 来源:西安娱乐网

毕飞宇在阅读这件事上表示自己是个“老派人物”,他不在乎读得多慢,而在乎她是否能准确地捕捉到,作者在绵密的字句中隐藏的种种细节,他尤为注重文本之外的信息。

关于阅读,你追求一字一顿还是一目十行?你习惯翻阅而过还是随读随记?


毕飞宇在阅读这件事上表示自己是个“老派人物”,他不在乎读得多慢,而在乎她是否能准确地捕捉到,作者在绵密的字句中隐藏的种种细节,他尤为注重文本之外的信息。



毕飞宇,生于江苏兴化,现为南京大学教授,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小说创作,代表作有短篇小说《哺乳期的女人》《地球上的王家庄》,中篇小说《青衣》《玉米》,长篇小说《平原》《推拿》,散文集《写满字的空间》,文学讲稿《小说课》。


他认为文字的基本属性有两个,一个是“形”,一个是“音”,“听”在他看来,是阅读的新姿势。今天这篇文章,毕飞宇分享当“听”的时代哗然而至时,他如何看待阅读这件事。


文 | 毕飞宇


关于阅读,我至今是一个老派人物,还死硬。我坚持认为,坐下来、打开书、一手提笔、边读边记是最佳的阅读方式。阅读是容易产生快感的,快感来了,不管不顾,一口气冲到底,那个当然爽。我把这样的阅读叫做放纵式阅读,它的缺点是看得快、忘得更快。


如果手上有一支笔,它对阅读的速度就会有一个调整。笔的作用其实就是刹车的作用。你在书上划拉几下,再写上几个字,这一来阅读的速度就下来了,它有助于理解,也有助于记忆。我和年轻人闲聊的时候时常发现这样一件事,当我们讨论到起作品的某个局部时,他会这样说:我没注意哎。问题来了,这个细节你没有注意,那个细节你也没有注意,那你到底读到了什么呢?不客气地说,故事梗概而已。对待通俗小说,那个自然没有问题,但是,面对真正的文学,这里的遗漏就有点大。我的意思是,如果你恋爱了,一个月之后,你只知道女孩的身高和体重,那只能说,你不爱她。


前几天我和余华一起做评委,我吃惊地发现,余华阅读的速度甚至比我还要慢,我高兴坏了。我一直以为我读书慢是因为我的智商不够高,现在好了,我知道了,是我和余华都有类似的好习惯。


事实上,我的阅读也快,大部分时候,一目可以十行。但是,在我阅读经典的时候,我甚至连一个词、一个字都不愿意放过。作为一个写作的人,我知道字和词的意义,它意义重大,它是一个作家的终极,它也许就是本质。在许多时候,你把字和词错过了,你就把整个作品错过了,甚至于,你把这个作家就错过了。


然而,我想说,无论我们是怎样好的读者,阅读都有它的局限。这个局限不是来自我们的能力,而是来自文字自身的属性。


文字的基本属性有两个,一个是“形”,这是供我们阅读用的,它作用于视力;但是,文字还有一个同样重要的属性,那就是“音”,这是供我们说话用的,它取决于我们的听。“形”和“音”并不构成彼此矛盾的关系,然而,出于生理的特征,我们在面对文字的时候很难兼顾。比方说,我们说话了,我们接受的是“音”,我们自然就会忽略文字的“形”;同样,在我们阅读的时候,我们自然专注于文字的“形”,很难体会文字的“音”。



《雷雨》
作者:曹禺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1999年5月


举一个例子吧。在《雷雨》的第二幕里头,有一段后母繁漪与长子周萍的对话。他们之间有不伦之恋。在剧本里,周萍说:“如果你以为你不是父亲的妻子,我自己还承认我是我父亲的儿子。”繁漪说:“哦,你是你父亲的儿子。”


这一段文字我是读大学的读的,这两行“字”就那样从我的眼前滑过去了。但是,有一天,在剧场里,我的耳朵终于听到这两句台词的“音”了,我承认,我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深为曹禺先生的才华所折服。


——“我是我父亲的儿子。”这是周萍的狡诈。是周萍想结束与后母的不伦之恋,他要用伦理与虚伪来压垮繁漪。


繁漪的声音却是惊悚,她想不到周萍会这样说。繁漪的声音也是对始乱终弃的控诉。是惊天的嘲讽与谩骂:你和你的老子是一路货。是彻底的绝望。是疯狂之前最后的克制,离泼妇骂街只有一步之遥——“你是你父亲的儿子”啊!


有一个问题是现实的,如果没有语言的“音”,我没有“听”,我真的能够“读懂”《雷雨》么?我真的可以获得如此强烈的审美震撼么?



《小说课》
作者:毕飞宇
出版社:人民文学出版社 2017年2月


事实上,在我们强调“阅读”的时候,我们一定不能做“自我残疾”这样的傻事,我们不该放弃我们的耳朵。它不只是用来架眼镜和戴口罩的。一句话,我们千万不该放弃文字的另一个功能。


阅读无比宝贵,然而,我们也必须承认,它的历史其实很短。在人类认知的历史长河中,“读”不是“听”的孪生兄弟,“读”是听的儿子、孙子,也许还是重孙。在印刷术被发明之前,我们认知的历史是“口口相传”的历史,一句话,是“音”的历史,是“听”的历史。文学是这样,宗教是这样。西方的《荷马史诗》是这样,我们东方的“话本”也还是这样,——要不然,怎么会叫“话”本呢。


时代变了。但时代之变未必就是向前,有时候,它也向后。谁能想到科技的发展会如此这般?在我们使用视力即将抵达极限的时候,我们终于想起来了,我们还有耳朵呢。音频来了,“听”的时代哗然而至。人类的耳朵高兴坏了。它们骄傲,智慧在充血,耳朵在脑袋的两旁都翘了起来,眨也不眨。



1月24日,《毕飞宇和你一起读经典》音频节目在豆瓣时间上线啦,你有多久没听到经典了?


《毕飞宇和你一起读经典》是小说家毕飞宇的首部音频作品,不仅还原了他在大学中文系课堂上的内容,还增加毕飞宇与个人成长相关的阅读感想。开拓了音频市场新的品类,将小说家的阅读思维方式无死角地展现给听众。音频节目涉及的篇目包括:《红楼梦》《水浒传》《聊斋志异》《故乡》(鲁迅)《项链》(莫泊桑)《杀手》(海明威)《包法利夫人》(福楼拜)等。毕飞宇将从一个小说家艺术家的视角,对1 部中外经典小说等进行解读。他将会和读者分享这些名作经典的妙处,告诉大家如何真正读懂一部小说。


(编辑:王怡婷)

什么中药消肿止痛散瘀
广东中医癫痫病医院
孩子脸色发黄需要查什么
友情链接
西安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