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明星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一百四十一章找上门节能

2020-10-19 来源:西安娱乐网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一百四十一章 找上门

“越越,伤了哪里了?还疼不疼?”

天都别苑十八幢,谭越脑袋上缠着一块纱布,刚进家门,一个妇女把谭越上下检查了个遍,也不放心。

妇女是谭越的母自然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有兴趣或者有不同意见的亲王艺蓉。

坐在客厅沙发上的中年人就是谭星。

谭星有些看不过眼王艺蓉的言行举止,只听他哼道:“慈母多败儿。”

“说什么呢?”王艺蓉对他叫道:“说我没关系,我儿子怎么了?我儿子好着呢,儿子出了车祸,你个当爸的不关心一句就算了,居然还骂起来了。”

“哼!”谭星眼瞥过一边,“谁不知道他飙车去了。”

“我给你说了多少次了,出了人命怎么办?舆论压力下很难摆平。”

“出了人命,我来摆平,反正你当爸的不管。”转而,王艺蓉对谭越道:“越越,你放心,别说没撞死人了,就算撞死了人,我都给你担着,我担不住,叫你外公担。”

斜了眼谭星,“你们谭家不管越越,我王家来管!”

“你说什么!”谭星道:“谁说不管我儿子了?”

“有你这样管的吗?”王艺蓉越说越气,“越越看中了一个女子,你帮忙了吗?还不是我让罗胜出的主意!”

“你……”谭星说不过了。

王艺蓉不依不挠,“整天就知道公司公司的,最近竟然对外来的药有了兴趣,你是想干什么?”

“我能干什么?当然是赚钱了,我不赚钱,家里只会把我们彻底分离出去,你想看到这样的局面?”谭星火了。

王艺蓉更火:“说的好听,我看有其他的想法吧。”

“什么想法?”谭星问道。

“我可听说那药有壮阳的作用,咋的,一个药勾起了你早已熄灭的雄心壮志了?看上哪个狐狸精了?一直对我们母子冷冷淡淡,是不是要和那个狐狸精生一窝小狐狸?”

“你血口喷人!”

“词穷了?我告诉你谭星,一个药不能让你的枪昂起来,别说一窝小狐狸了,你连那点白水都弄不出来了,死了这个心吧!”

“泼妇!泼妇!”

“爸!妈!”谭越听不下去了。

“乖儿子,别生气,你正伤着呢。”王艺蓉急忙对儿子换了一张疼爱的脸。

“妈,我没事。”谭越走到谭星面前,道:“爸,我没有飙车,是有人要害我。”

“谁?谁敢害我儿子我杀了他!”王艺蓉叫道。

谭越眉头一皱:“怎么说?”

“我看上了一个女子你是知道的,叫林青檬,今天我和她在街上……”

谭越将今天发生的给两人讲了一遍,对于被打,他添油加醋,说的时候,委屈的眼珠子都红了。

王艺蓉听到儿子被人打,她简直疯了,“叫什么?那个人叫什么?谭星,要是打我儿子那个人明天还活着,我直接带着儿子离开你这鬼地方!”

谭星眼睛深深一眯,对谭越道:“你猜测是打你的人要害你?”

谭越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道:“我的车你是知道的,不说其它,轮胎是万万不那么容易爆的,而在这之前,我没另外一个人发生矛盾。”

闻言,谭星低头,“他叫什么?”

“我叫田二苗。”

门外,传来一个声音。

三人都看过去,先进来的是保镖李贵,后面还有一个人。

谭越先认出了田二苗,叫道:“爸妈,就是他,就是他打我要害我!”

“你吃了雄心豹子胆!”王艺蓉扯着嗓子叫道:“李贵,杀了他,我给你五百万。”

李贵微低着头,好似没听到。

“李贵,李贵。”王艺蓉又叫了两声。

谭越制止了她,说道:“你就是田二苗,大伟哥药方拥有者?”

“你知道的挺多。”田二苗走进去,往沙发上一坐。

谭星眯了眯眼睛,“年轻人好胆识。”

“说说吧。”田二苗拿起茶几上的一瓶酒,给自己倒了一杯。

王艺蓉母子看到田二苗不当外人似的要叫,被谭星阻止了,谭星笑道:“本来是有商有量的,可是,你打了我的儿子啊,还有可能想害我儿子,就没有什么要说的了。”

“不。”田二苗抿了一口酒,道:“有要说的。”

“这可由不得你。”谭星又笑了,然后,对李贵道:“李贵,动手。”

李贵不动,谭星“嗯”了一声,李贵从来都是对他一人言听计从,聋了不成?

他又道:“你既然把他带到了这里,就地动手吧。”

李贵还是不动。

谭星还要再叫,田二苗敲了敲桌子,“没用的,咱们还是有一条是一条的说说吧。”

“首先,你打我大伟哥的主意,这已经让我不开心。”

“接着,你让人打了我姐夫,虽然李贵自扇了十个巴掌,还拍了自己一板砖,但是,打我姐夫的这个梁子依然没有解开。”

听到这,谭星三人都是不可思议的看向李贵,然而,李贵就站在那,就像个木头人,谭星问道真的就这么简单吗?正当这一“华丽丽”的逆转令人大跌眼镜时:“你对李贵做了什么?”

“别打岔。”田二苗不悦的看了他一眼。

然后,继续道:“你儿子看上了我同学林青檬,你们竟然使诈骗的她爸破产,对破产。”田二苗放下酒杯,“给罗胜打,把骗林慕的钱还给他女儿林青檬。”

“你说还就还啊。”谭越第一个不愿意,他的本意就是让林青檬什么都没有了,最后自愿投入他的怀抱,还钱?怎么可能!

“聒噪。”田二苗眉头一皱,接着,身子腾起,刹那间来到谭越面前,掐住了谭越的脖子。

“咯咯……”谭越喉骨响动,脸通红,翻白眼。

“你干什么?放开我儿子!”王艺蓉对田二苗又捶又打。

“再动一下,我就掐死他。”田二苗冷冷的道。

王艺蓉吓的不敢动了,可是,看谭越表情越来越痛苦,她急忙对谭星道:“打、打,还钱。”

儿子的命在别人手里,谭星不敢大意,忙说:“我这就打,你放了我儿子。”

“先打。”田二苗说道。

“快打啊。”王艺蓉都急哭了。

谭星拨通,还开了外音,让罗胜把钱还给林慕,放下,对田二苗道:“现在可以放了我儿子了吗?”

“可以。”田二苗把谭星随手一丢,坐回沙发。

“咳咳……”谭越捂着脖子咳嗽。

王艺蓉扶着他,连问:“怎么样?”

“算是解决了一件事,那么,咱们谈谈打我姐夫的事。”田二苗望着谭星道。

刚刚停止咳嗦的谭越突然暴起,也不知从哪里弄来一把枪,对着田二苗:“谈你祖宗,本少爷杀了你!”

;

...

三个月宝宝胀气
东营治疗白癜风较好的医院
成都白癜风专科医院是哪个
友情链接
西安娱乐网